The-Last-Judgement-in-Cyberspace-The-vertical-view虚拟最后审判-俯视图

‘The Last Judgement in Cyberspace: The Vertical View’

central-panel-第五屏-

‘Central Panel’

Envy-妒忌

缪晓春是一个温文尔雅并且乐于沉思的人。作为中国媒体艺术的先驱,他同时也是中央美术学院的教授。自2005年起,缪晓春就开始用自己独特的视角与想象力构建起心中的“虚拟宇宙”。

尽管如今他的作品受到了国际瞩目和认可,但是缪早年的艺术之路却十分坎坷。自幼开始学画,然而在考学时却时运不济未能考上理想的美术院校,于是他选择了德国文学作为自己的本科专业。毕业之际,他意识到自己胸中熊熊燃烧的艺术火焰扔在燃烧,于是毅然决然地报考了北京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史硕士学位。之后,归功于他的德语语言能力,缪又在德国卡塞尔艺术学院获得了雕塑专业的第二硕士学位。

缪晓春作品的主题早已超出了他之前所经历的教育背景,作品形式也拓展到了影像装置、摄影、雕塑以及绘画方面。然而,在缪晓春对待工作的方式中,潜藏着艺术史的教育经历对他根深蒂固的影响,这使得他的作品充满了对历史、观点、哲学以及最为重要的人性方面的深刻体会。

Q&A
潮域艺术基金会:我看到你的作品总是以不同角度展现,人们可以走进走出进行观赏,给了人们很大的观赏自由,并且整体架构很合理,这是你强大想象力的结果吗?

缪晓春:你知道我地第一个系列的作品《虚拟最后的审判》吗?作品最初是二维的。我首先要创作一个三维的环境,然后我制作了400个三维模型按照二维作品中的位置依次摆放。最后参观者就能通过虚拟镜头进行观赏而且可以自由地随意走动一般。我的创作和二维绘画是完全不同的。使用这种软件,摄像头可以从上到下从左往右的进行拍摄。在真实环境中如果你就拍一张照片,那就完全达不到这个效果。你知道泰坦尼克号整个船体的拍摄也是用这种技术的吗?我听说制片人拍摄这一镜头花费了1百万美元,这是十年前的情况了,如今这种技术应该更容易完成。

潮域:你在创作的时候,会给您的场景设定既定的物体吗?例如人物的设定。您会在创作的时候想好摆放多少物体,还是会希望越丰富越好?

缪晓春:由于每样物品都需要我自己创造出来,所以实际上是不可能放置无限多的东西的。尽管有时我觉得我像一个造物主,但是事实上我没办法创作所有东西。我想创造一样东西的时候,我要在电脑上进行计算,例如这个,我就要花一天的时间,那么我一个星期只能创作出七样物品。但是上帝却在六天内创造了万物。因此,我一直对自己说我只能创作有限的东西,而我就要用这些有限的东西来表达我想说的话。我一直都牢记我不是造物主。

潮域:随着电脑技术和软件的发展,如今艺术创作可以将先进的技术共同结合,您认为未来媒体艺术是否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缪晓春:我出生于1964年,我们这代人可以说开始学习绘画也开始学习电脑,可以说我们是处于传统与新媒体之间的一代人。但是我总觉得为了我的艺术生涯,我应该要学习电脑软件。中国古代毛笔刚发明的时候,我相信很多人也觉得很难使用,可能再早之前人们是用手指的呢。但是毛笔的出现让人们能够更流畅更优美地写字绘画。所以我觉得我学电脑就像当时的人们学用毛笔一样,尽管很难学但是我还要学会。我有一个团队一起工作,他们电脑比我好,所以我们可以一起学习工作。

潮域:现在我们看的电影,例如皮克斯工作室出品的,他们都是一个团队运行的,制作一部电影可能要好几年,您对此有何看法?

缪晓春:几年前,我曾和皮克斯工作室有过一次交流。他们团队有五六个人,一个人专门写故事,一个人专门创造人物模型等等。而我就一个人,等于我一对五。但是我认为双方都有利弊。像我一个人就有更大的创作自由。因为我不像他们会花很多钱做一个东西,我就不会过多地考虑我花了多少钱,我要怎么把钱赚回来。如果花了很多钱,那么就要考虑观众的反应,观众会不会花钱来看你的作品或者买你的作品,这样的话我就没法进行创作了。所以我工作的出发点就是做我想做的事,不要太多考虑赚钱的问题。

中国宋朝的时候,许多绘画作品之类的就是在商店茶馆集市上展出的,因为那时候没有美术馆博物馆之类的场所

潮域:你说的很对,尽管现在科技发展的很快,但是人们的期望也越来越高。人们看到媒体艺术的时候,就会期望它们可以成为现实 。您是怎么看待媒体艺术对艺术的影响呢?

缪晓春:尽管这个传统绘画大不相同,但是也不需要太多人一起合作,十个人也足够了。因为如果人太多,指挥大家一起如何工作也是十分费力的事。

潮域:那么您一般是用什么软件进行创作的呢?

缪晓春:我会聘请一些专业学软件的人或者是一些美术学院的毕业生和一起工作。但是首先我会和他们协商好月薪。有时候一些学生也会和我一起工作,因为我是在学校教书的。但是我觉得学生主要任务是学习,所以我会确保他们有时间每天来我这里工作。

潮域:您认为在现代社会中, 艺术扮演的是怎样一个角色?

缪晓春: 我认为艺术是很重要的,和动物相比,我觉得我们唯一了不起的地方一个是科学一个就是艺术。因为我们可以认识这个世界创造世界。另一方面艺术可以表达情感,梦想等。动物则无法表达出它们的这些情感,不能使用绘画、雕塑、摄影这些来表现。但是人类可以用艺术进行表现自己的想法,并且能与很多其他人进行连接,不管是当代还是未来。艺术可以连接几代人的思想,可以连接不同民族的思想文化。例如我参观德国和英国的艺术,我就能理解他们国家的思想和文化,这就是艺术有趣的地方。艺术可以超越很多东西。

潮域:现在人们欣赏艺术可以去美术馆,博物馆等等,而且还可以通过微信微博这些网络平台来了解艺术动态,另外人们到商场买东西也会看到当代艺术品的展示,你觉得在商场展示艺术品算是一种进步还是一个有待商榷的命题?

缪晓春:我觉得这些展示艺术的平台是十分重要的,传统绘画通过微信之类的平台也可以得到传播。中国宋朝的时候,许多绘画作品之类的就是在商店茶馆集市上展出的,因为那时候没有美术馆博物馆之类的场所。那时候的画家有些是为皇帝宫廷服务的,但是皇帝付的钱很少只能让他们勉强维持生计。如果他们想赚钱,他们就要为商店茶馆画画,而商店茶馆老板就会展示他们的画,并且说这是
宫廷画师所画,这样一来商店老板提高了自己的知名度,画师么也能赚钱。这种做法中国古代就有,所以也不算是创新,因此我觉得这种方式也挺有意思的。

潮域:没错,因为现在上海的莫奈画展在商场展示人们就会觉得比较奇怪,但是其实博物馆是近代才出现的,以前是没有的是吗?

缪晓春:是的,博物馆在中国的历史其实更短。像以前人们欣赏字画手卷之类的,其实只是在朋友之间互相欣赏的。人们不会像在博物馆一样看到大量的绘画,只能是一点一点地看到一幅,之后再看到一幅,就好像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地爬上山,你才会看到不同的风景。

http://www.vantage-magazine.cn/events/liao-xiao-chu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