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6)

多米尼克与西尔万·利维 赢得了2013年艺术报 亚洲大奖

管近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在日臻成熟中不免有些震荡,但法国夫妇多米尼克与西尔万·利维在过去的8年时间里默默积累了一座涵盖了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画家、雕塑家和摄影家等诸多文化艺术珍宝的宝库。利维夫妇的DSL收藏系列超越了私人收藏,被认可为一个品牌,以在收藏系列初期的运用论题概念和数字科技,审慎努力地书写着品牌历史。


一段探险,一段旅程

N°1-WE

曾梵志《We No。8》 布上油画,2003年

从事艺术收藏三十余年,继西方作品收藏,利维夫妇开始涉猎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收藏。“起初,我们收藏来自培根、巴斯奇亚及杜布飞的作品。可是老实讲,我们觉得这有点乏味”,西尔万解释道。令人难以相信,对于利维家族来说,收藏“得奖作品”的诱惑已逐渐淡去,“对我们来说,收藏应当是一段个人探险”。 不懂汉语和对中国艺术景象有限的知识令利维夫妇对这个地方倍感神秘,并感觉这是中国有趣的一部分。“从人性角度来说这很独特:17亿人口快速地发展,类似一场20多年的工业革命”,西尔万说,“艺术是衡量社会的一个方面,而当今中国社会、经济改革的速度与力度,为艺术家们提供了绝佳的创作年代。” 在2006年首次来到上海的旅程中,利维夫妇结识了洛仑兹·赫尔布林(上海顶级当代艺术画廊香格纳画廊创始人),他促成了建立一个由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组成的收藏系列的想法。一路至今,DSL收藏系列现在拥有来自约200位知名中国艺术家的超过350件艺术作品,也被誉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中国艺术收藏系列。 尽管许多西方的收藏家、机构和画廊都不约而同关注中国当代艺术时,但他们当中鲜有人会像利维夫妇一样如此有条不紊地执行着计划。他偏爱的大型艺术品和装置艺术,其中不少被借到全球一些声名显赫的博物馆或是机构展出。对于西尔万来说,中国的艺术现状将会在未来的某个时日演变成具有历史性的时刻。西尔万说:“这是我的信念,在未来的30年内,这一阶段的艺术作品将会变得非常重要。这就如同中国当下正在发生的一样,中国的艺术家现在变得更全球化,线上的知名度更高,并在世界范围内巡展。

当下日益火爆的艺术市场以及其‘未来的世界中心’这个角色,会理所应当令中国当代艺术备受关注,也独一无二。” 得益于这极具天赋的预见性,利维夫妇把他们的收藏定位成一个长期项目,以此从内而外地研究中国的艺术内涵,并且将这些藏品全部在线上展出推广。利维夫妇从不避讳宣传,作为其推广的重要一环,他们会通过一些策展人、作家发表的一些专题论文甚至是中国的一些艺术类杂志来为自己造势。可以看出,利维夫妇非常看重他们的收藏,并称之为DSL(多米尼克和西尔万·利维),它超越了传统的意义和概念,并期望它成为一个永不过时的品牌。“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具体的对象,”西尔万解释道,“我们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21世纪全新的收藏模式。”

艺术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在30年内,这一代的艺术将会传承到下一代。我的结论是这样的—艺术追随着金钱,而金钱追随着实力。

为收藏做品牌

早在20世纪60年代,通过安迪·沃霍尔的努力,艺术与艺术家的品牌化和集团化就已经出现了。在中国,一些多产的艺术家很喜欢像徐振那样公司化地生产艺术品,当然,问题是这样雷同的艺术品是否能被收藏市场所接受。西尔万就此发表了看法,“人们在艺术品上的消费习惯已经和5年前大不一样了——如今的消费更偏向于国内化的艺术品。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已经彻底改变了艺术传播的格局。人们去艺术馆,通过拍摄图片并发布在微信和Facebook上来欣赏、消费并评论艺术品。”

葛冠中,《Red Soil》 纸上水彩和墨,2008

收藏的价值

艺术品的货币属性自从20世纪迎来了黎明之后就迅速提高,伴随着艺术品商品化的进程,艺术家被视作股票一样被买卖交易。或许,艺术品的收藏从概念上来说就是考量它的货币属性,甚至从策展的角度来说也大体如此。这些人可能从商业角度出发,然而对利维夫妇,收藏就不仅于此了。“不可否认,审视一件作品的价值是很重要的,没有人愿意做一场赔钱的投资;但是,前提是,你接受并认可它的艺术价值。”西尔万说道,“当你关注于艺术价值时,他的市场价值自然也与之成正比相随;同样的,当你仅仅把目光放在了一件艺术品的市场价值上,那么你便无法发现其所具备的艺术价值。”除了关注自己收藏品的价值,西尔万还把收藏的数量当做是一种存在主义的尝试,他现在开始更多地去关注和挖掘中国的艺术市场,并以此作为一种自我的满足。“对于我来说,金钱实现了我的物质需求,而艺术则满足了我的精神欲望。这无关于哪个具体的对象,只是关乎每一件作品背后所承载的人文进程。”

其实我创作的初衷是寻找自我、学习自我以及探索自我。 而我只有在与他人合作的时候才能真正地找到我自己

王天璇《齐谐山志》 布上油面,2011-12

后世的重要性

西尔万说:“艺术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在30年内,这一代的艺术将会传承到下一代。我的结论是这样的—艺术追随着金钱,而金钱追随着实力。这一切,将在未来中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之时而得到应验。那时候,当社会经历了转变,一切都将浮出水面。所以,去支持你们的艺术家吧,现在就去收藏他们的作品,要不然,就等着后悔吧。”

http://www.vantage-magazine.cn/culturalist/art-is-the-mirror-of-society.html
更多关于多米尼克与西尔万·利维夫妇,请点击:www.dslbook.com/dslbook

金晟嘉《Trace》混合 媒介,30000个独立的电脑键盘,2012